51养生网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心理健康 > 婚恋心理

我们先结婚再恋爱

2012-10-23 10:46 来源:互联网 

早上有只相思鸟撞到玻璃墙上,死了,它一定是误把高楼的灯光当成星星了。我终于明白了,阻挡我们相爱的其实就是那些光亮和误会,闭上眼睛,就看见我们身体的光亮,在那个荒谬的夜晚发出的光亮。相信我,我们俩如此幸运,一时的错误却撞上了对的人,所以可以原谅,可以忘记。

口述:曾越

整理:千北

收到孟萍的分手信

“嘟嘟,嘟嘟嘟”。像是指尖在叩门,这是我设置的Out Look收到邮件时发出的声音。电脑屏幕上一个等待开启的信封图标在不停闪烁,看了一眼E-mail地址,我知道,是孟萍发来的。

2003年2月14日,情人节。武汉依然春寒料峭。窗外飘着凄冷的雨,当然,我所在的湖北经济电视台办公楼里有暖气,可是没来由地,从看见邮件的那一秒钟开始,我的手不停抖动。

孟萍是我的女友,起码这一秒钟和这一秒钟之前的8年时间里,她是。然而她已经有三个月没有给我任何讯息了。

挪动鼠标,公文一样黑白分明的字铺满了屏幕,哪有旧时展读信笺的怦然心动­我一字一字地看信:

“亲爱的越,武汉的2月一定非常潮湿吧,这时节加拿大的枫叶美极了。这封信早想写了,相信我,我和你一样内心天天都在受着煎熬。元旦那天晚上,我和几个朋友驱车去了多伦多市中央公园的湖心岛,有焰火晚会。当耳边传来礼炮声、爆竹声和随着哨鸣飞向天空的兹兹声时,身旁有人为我送上了玫瑰。我拒绝了他。从那天开始,我的2003年在他每天一束玫瑰的包围下度过。现在这儿正是深夜,可窗外霓虹闪烁,夜空缤纷。热闹繁华的背后,我觉得自己太孤单了。所以,原谅我…”

孟萍的文采还是这么漂亮,哪怕写分手信都讲究美感,我的嘴角浮起一丝嘲讽的笑,心里却锥穿一样痛。

头儿在那边喊我的名字,让我赶紧扛起摄像机出发。我木然地答应了一声,关页面、关邮件、关电脑。下意识里记得的最后一个动作是删去来信,顺便也将这个邮件地址从“联系人”一栏中永久删除。

晚上11点半,采访车将我丢回到电视台大门口。没有伞,我站在武汉的雨夜里发呆。电视台大楼外是蓝色的玻璃墙,吸取着、反射着、交织着各种各样的霓虹灯光,然后呈现海一样的深蓝色。

不远处就是我的单身宿舍,可我不想回去。我挥手招了一辆的士:“去汉口,找家最热闹的酒吧。” 30分钟后,我坐在了汉口“红色恋人”酒吧里。这是个光怪陆离的去处,这是个声色犬马的场所,谁都不认识谁但满眼看到的都是人,什么都听不清但耳朵里可以塞满声音,我缩在角落里看沸腾的舞池。我已经在喝第四瓶啤酒了。

突然音响里爆出一声礼炮般的声音,然后是模拟烟火射向天空的哨音,舞池上方的灯随之变幻出五彩的光,烟花从夜空凋落飞散洒到每个人的脸上。

一切都在对我散发着蛊惑的光亮。这是个美妙的夜晚,一个有故事的夜晚吗­

雨夜的身体是光亮的

故事来了,来的这个女孩有一张妩媚的脸,浓墨重彩地化着夜妆,涂着鲜红光泽的唇。她一定已经喝得很多了,用又高又深的玻璃杯装着干红酒,挤到我身边坐下,拿过我面前的啤酒,倒进一些在自己的红酒杯里,然后说:“干杯,为我不认识你。”

我笑起来,抢过她杯里的混合酒,倒一半在我的杯子里,喝了。味道倒有些特别,我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敏感过,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伸手去摸女孩的脸庞,她有一双令人心疼的眼睛,雾一样雨一样。

女孩开始笑:“你一定失恋了。女孩出国了,或者当人家二奶了。”

我也笑:“怎么那么俗套啊,那你呢,是不是一样的­”女孩突然贴在我的耳边,声音充满了古怪的诱惑,挑逗的话语并不熟练,但的确很诱人:“我可以吻你吗­”

我拿不准自己该怎样继续,心头有面旗帜被风吹开了一角。突然脑海里浮现出孟萍的样子,仿佛看见她仰脸望向加拿大的夜空,一脸陶醉。我咬着牙拼命摇头,想将她的样子甩出去,这时女子的舌尖掠过我的耳畔:“全都忘了吧。”仿佛咒语一般,孟萍的身影消失了。搂紧眼前这个不知名的女子,我心里烟花满天。

她的唇野蛮地侵略过来,狂风骤雨一般,柔软湿润--温柔的暴力。我将眼睛闭上了,眼前却是炫目的光芒。是什么烟花照亮了这个黑夜,是什么潮汐在拍打心海,又是谁,如同度身订做一般地吻着自己­

说不清谁搂着谁谁扶着谁离开了酒吧,说不清这个疯狂爱了一宿的房间属于什么酒店,也说不清灯有没有开天又是何时亮的。我醒来时女孩已经离开了,只是在一个可能她忘记拿走的手提袋里,我看见一套崭新的化妆品,还有一副眼镜。女式眼镜,旧的,很老土粗笨的样式。 两个熟悉的陌生人

热点排行
精彩看点
网友推荐

Copyright © 2013 51yangshe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51养生网 版权所有
京ICP备16014158号 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