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养生网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养生人群 > 名人养生

姜昆“忙里偷闲”笑谈保健

2012-02-23 14:29 来源:互联网 

  “大家过年好!你看老一套。称呼改一‘热乎’点的,叫点什么呀?女士先男士后,先给女同胞拜年:各位姐夫、你们好!”不等记者开口,姜昆已经用相声的语言先给我们拜了年。

昨夜(确切说是今晨)两点半才回家、今早六点半就起床的姜昆,今天的日程已经排满了;上午要背台词,中午要排练,下午有一场演出,晚上还得“大串联”主持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第四场,但姜昆还是“忙里偷闲”地接受了记者的专访。虽然姜昆是一个十足的“工作狂”,但他又很懂得“保健”,他是用最好的保健方式——“笑”来回答记者提出的每一个问题。

记者:为了节省时间,咱们直接切入正题。请您先泛泛地谈谈对保健方面的认识。

姜昆:我写过一篇文章《一二三四五——相声演员健康谈》,发表在南京的一个杂志上。“一”是一个中心:以心理健康为中心,有了健康就有了一切。“二”是两个点:糊涂一点、潇洒一点。人在世上不能叫真儿,该属于你的不见得永远属于你,不该属于你的可能属于别人,这就是公平地对待别人,这就是公平地对待别人,也公平地对待自己。人到一定岁数,除了心理平衡,还要注意一点生活保健。“三”是三个忘记:忘记年龄、忘记疾病,忘记恩恩怨怨。病的东西不能琢磨,琢磨就能琢磨出病来。“四”是四个老:老窝、老伴、老友、老底儿。由于工作原因,我经常住饭店,在饭店的时候想家,这很正常,如果在家的时候想饭店。这人就不正常了。(笑)老了老了看出“伴”的重要,“小蜜”再好不能跟你一辈子,对不对?前院着火后院着火,最后把自己烧死了。(笑)你高高在上时的朋友,你破落了还是你的朋友,还能跟你互相交流。“五”是五个字:笑、俏、跳、唠、掉。年轻时可以不在意,到一定岁数可要注意精神面貌。要学会“掉价”,在年纪上“服老”,在职位方面能上能下。

记者:您的保健观点可以简称为“一个中心、两个基本点”了。不过我想从反面问您一个问题,您有没有烦恼的时候?

姜昆:当然有。去年我搞了一个段子,三个月的心血,苦苦地练,结果被“枪毙”了。功夫白费,是演员最大的痛苦。第二种烦恼是被误解、无中生有。我人生当中经过最大的一次波折,是1985年去兰州演出,由于现场没有麦克风,不能演,但观众不理解,把演员围起来连打带骂,最糟糕的是有媒体第二天就说:“姜昆来兰州演出被围攻,据了解是由于饮料没上齐……”你有一万张嘴都说不清楚,只能不说话。后来很多人问,我都守口如瓶不说。现在十五年以后说出来,只是想说明一点:人受多大委屈,采取一个“忍”字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息事宁人。人绝对不要把自己放到一个漩涡的中心里头,尤其是矛盾当中,这是处理问题的一个非常好的办法。

记者:都说演艺圈是非多,您从艺多年,怎样调理心理感觉,承受心理压力?

姜昆:实际上它取决于一个人的生活态度。人肯定有自己的追求,但我没有过高的追求搁在脑袋上,有很多东西本来不属于我的,它只是比较幸运地降到了我的头上。当然,相声说得比较好,我承认自己付出了努力,而我当初刚到说唱团没有五年就当了团长,像郭全宝、李文华、马季老师都是我的前辈,我管理人家,有的人可能心理不平衡,但我要有一种平衡。当追求的东西没有得到时,我烦,但我并不闹;而不属于我的东西属于我了以后,那么我得好好想想为什么,这样人就平衡了。

记者:这么多年来风风雨雨,有好的时候也有不好的时侯,您想没想过看心理医生?有的公众人物,比如崔永元就去看心理医生。

姜昆:从崔永元的目光当中,我感觉这个人多多少少有一种忧患,他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、用忧患的态度苦苦地思索着,最后他选择的是一种幽默或者是生活的朴素语言来表达,也许大家更喜欢这种风格。心理医生对我来讲也需要,需要什么?人什么事都不能过喽,乐呵过了也有点傻,外表精明往往是一种傻,外表憨厚也许是一种精明,我精明全在外边,里头傻。一次记者采访我女儿:“如果你爸爸老了,你选择跟他在一起,还是送他到养老院去。”她说:“我现在就把他送养老院去。”(笑)我从来没想过看心理医生,但我是一个心理上有缺陷的人,基本上属于一种“工作狂”,小杜(指在场的秘书杜雅薇)尤其有这种感受。作为公众人物,有一半已经不属于自己了,一方面要注意自己在公众当中的形象,另一方面要多寻找自己的东西。这样我就形成一种习惯;休息少、工作多。最近连续几天,我都是在她(指在场的夫人李静民)早上没醒时走的,晚上两三点钟她熟睡时回来的,我三天没跟她说话,她狠狠地哭了一场,她说:“我觉着你不需要我了,你可以跟我走对面,眼都不看我就过去了!”我说太忙了,正赶上最紧张的时候,我要主持中央台的晚会,还要参加北京台、公安部的晚会,都是晚上写本,早上背词。

记者:一个事业的成功有先天和后天的因素,后天的因素一方面是努力工作,另一方面是不断学习。我有个朋友曾经采访过您,您给她写了一个书法作品,那上面有四个字:“读书养志”,可以体现出您对后天的学习,尤其是从学习中实现养生的重视。请您解释一下这个四字。

姜昆:我父亲是一介书生,对我从小有一种熏陶,我的少年时代几乎是在书中度过的,它奠定了我的文化基础,也培养了兴趣和爱好,我再投身到工作——相声当中。“读书养志”就是要涉猎知识,还要有兴趣,要有童心,这也是养生之道。书能启发你开拓很多思维的空间,如果有一天你离开这个世界,“哎哟还有好多东西我还不知道呢!”——那这个人遗憾就太大了。如果在你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,觉着哎哟这个世界真棒,我都了解差不多了,我也该走了,我就开个大“party”,跟他们告别,人说“你就这么走啦?”啊,就这么走了。“多惨呀!”惨什么呀,没准儿“那边”比“这边”好呢,要不然去了怎么都不回来呀!(笑)

记者:现代人越来越讲求保健,现在普遍有一句话,叫“笑是最好的保健”。您干的事业,成就最大、从事时间最长、研究最多的就是笑的艺术,那么您对这句是否认同,您又是怎么理解的?

姜昆:我同意这话。人有七情六欲,所谓“七情”就是:喜、怒、忧、思、悲、恐、惊。其中惟独“喜”无“心”,而且是张着“大嘴”。无“心”,即它不伤你的心,不费你的心。人最怕的是动心计,最怕伤心,“心”在人的生活中起着精神和身体结合的支柱,它是一种脑和身体的“力”的结合,所以“心”必须要养。别动它,别老操心、累心。别动“心”,就是“喜”,就是乐。一天到晚乐乐呵呵、没心没肺的,这种乐观态度首先来自于你对生活的认识。发愁的人、忧患感觉特别多的人、劳心费心操心的人对生活的态度不对,就应该把他搁到宇宙上去,看一看人是什么,人是群小蚂蚁。你站得高了,把人看小了,站在宏观上看待生活,咱们大家都是芸芸众生之一,每个人都过好自己的日子,干好自己的事情,这一辈子就行啦,你别非得较真。有的人说:“我就弄你这为什么!”——你管得着人家吗?你凭什么弄 “为什么”呀?(笑)其次,还要养成一个会笑的习惯。有的人,你怎么让他乐,他也不乐,他不知道乐在哪儿。有一个笑话,一个山洞里有一只狐狸,有三个不同国籍的人打赌,拿一百块美金,说谁与狐狸待的时间最长就把钱给谁,法国人没有一分钟就出来了,他宁愿再交一百美金也不愿再闻那味儿,德国人没一分钟也出来了,说世界上意志再坚强的人也受不了这种骚扰,第三个人进去了,没一分钟狐狸出来了,说我受不了了。(笑)有幽默感的人全都乐了,没有幽默感的人就登着眼睛,半天他才哈哈大笑:“敢情狐狸也会说话!”(笑)——他还是没理解,他笑的神经不发达,理解笑的意思跟别人不一样。

记者:您从现在开始有没有一个整体的健康计划?

姜昆:我的小阿姨(指保姆)看我太累了,一天到晚太辛苦了,她给我从报纸上打到电脑里一篇文章《好好活着》,你有时间可以看看,几乎每一字都像对我写的,当时我把它发给了在美国的太太和女儿,她们连声叫好:“你要能实现这些的话,我们就放心了!”我目前已经开始注意健康问题了。我是属于不糟蹋、不耗费自己精力的那种人,但是必须要忙的时候我必须要投入。过去我从来不吃保健品,不用化妆品,有人告诉我,一个人三十岁以前是父母给的,三十岁以后自己就需要注意起来。我现在都五十岁了,也存在这个问题,所以我以后要注意这方面,首先是有利无害的那些保健品,再就是注意饮食。

记者:实现保健有多种方式、吃保健品只是一种辅助手段,并不是保健的第一,营养学家讲,保健有三个方面:营养、运动和休息。您以前打算五十岁的时候就不那么玩命了,现在真的到了五十岁,您又把这个年龄推后了五年,那么真到了五十五岁……

姜昆:也许要推到六十岁。(笑)

记者:那么就可以依此类推了。

姜昆:但我相信,从心理保健也好,生理保健也好,我会把它放到一个重要日程上来。因为我已经需要了,“五十”可真不是一个年轻的岁数了,我已经感到心有余、力不足了。最近一个多月了,基本上保证不了八小时睡眠。

记者:您作为一个公众人物,尤其是已经家喻户晓、很有名气、很有成就、您的事业甚至包括您的生命已经不完全属于您个人了,所以您对保健也不仅仅是个人的事情了,我个人认为,您应该注意全面的保健。

姜昆:我和老婆已经决定了、春节期间陪我出去跟朋友会会。

在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,姜夫人插话说:“我这次回来感觉特别不好、就是他实在太忙了,平常他是一个很有情趣的人,干这个、干那个特好,一会儿听听音乐、或大家在一起说说话,现在全没了。家里有阿姨,但他愿意自己做饭,有这个嗜好,做饭也挺好吃的。就是现在……我感到这人没了似的。但愿过了春节能好一点。”当记者最后建议姜昆“在忙中自己给自己安排不忙”时,姜夫人说:“那没问题!”

没错,姜昆今天以“笑”来接受采访、或许真是用“忙里偷闲”来给自己“保健”呢!

热点排行
精彩看点
网友推荐

Copyright © 2013 51yangshe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51养生网 版权所有
京ICP备16014158号 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