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养生网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心理健康 > 心理杂谈

一本杂志,毁了少年一生

2011-02-17 12:16 来源:互联网 

小时候的我  20世纪80年代初,我和大龙、花花先后降生在职工宿合改成的大杂院里。

推荐阅读

小时候的我

20世纪80年代初,我和大龙、花花先后降生在职工宿合改成的大杂院里。几年后,花花家的电视换成彩色,我们便常去她家玩。有一天大龙说不看电视了,他要和花花过家家。然后大龙让花花躺在床上,自己趴到花花身上,用嘴在花花的脸上乱啄。这时花花的爸爸回来了,一巴掌下去,打得大龙的脸肿得像个馒头。两家大人为此闹得很不愉快,我的爸妈则警告我,说闺女小子都大了,以后不能在一块玩。

我不明白­为什么大人就可以在一起说说笑笑,爸妈就可以睡在一张床上­

初中的我

初二的一天,我偶尔发现一本旧杂志,里面写的全都是男人和女人在一起的事情,看得我浑身燥热,下身胀得难受。那天晚上,我第一次尝到了一种飘然欲飞的感觉。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那些液体叫什么,只知道自己学会了一种非常奇妙的游戏,那种说不出来的舒畅感诱使我一有机会就忍不住偷偷去做。

不过我没想到偷偷洗掉沾在衣物上的污渍。有一天放学回来,妈妈一看到我就埋怨:“你怎么睡觉的,枕巾上沾满了鼻涕,怎么也洗不掉!”我羞臊难当。当天晚上,爸黑着脸走进我的房间,从被子底下搜出那本已被我翻得几近破烂的杂志,“啪”的一下打在我头上,呵斥我:“你小子怎么越大越不长出息!”爸从来没有对我这么凶过,看着他气呼呼地转身离去,我委屈地哭了,是老师时时夸奖的对象,我怎么没出息了­

高中的我

高二时,我喜欢上了同班女生李颖。我知道不该在此时动心,还有一年多就高考了,不能分心。我试着一遍遍和自己作斗争,强迫自己目不斜视地盯住课本,但是李颖的身影反而在我的脑海更加顽强地出现。为什么别人都能踏踏实实地学习而我却不能­我怀疑自己是得了什么病,以致为情所困,无法摆脱它的束缚。

我把我的彷徨告诉了我的铁哥们大龙。大龙没考上高中,一直在社会上游荡,社会经验丰富。他听完我的讲述后,马上说,喜欢就上呗,有什么可犹豫的,花开堪折直须折。

热点排行
精彩看点
网友推荐

Copyright © 2013 51yangshe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51养生网 版权所有
京ICP备16014158号  网站地图